怪手司机,翻身圣诞树大王
时间:2020-07-09 出处:社区地图
每逢圣诞节,各大百货公司前争奇斗豔的巨型圣诞树,都会变成热门拍照打卡点。但你能想像,全台竟有超过六成百货的大型圣诞主题装饰,都出自同一间公司之手吗?它,是联灯企业,每年生产上百万棵树,更因为品质精良,平均单价约为同业的 5 倍,市场却仍趋之若鹜,从新光三越、Sogo 百货、统一时代到总统府,都是它的
怪手司机,翻身圣诞树大王

每逢圣诞节,各大百货公司前争奇斗豔的巨型圣诞树,都会变成热门拍照打卡点。但你能想像,全台竟有超过六成百货的大型圣诞主题装饰,都出自同一间公司之手吗?

它,是联灯企业,每年生产上百万棵树,更因为品质精良,平均单价约为同业的 5 倍,市场却仍趋之若鹜,从新光三越、Sogo 百货、统一时代到总统府,都是它的客户。背后掌舵者,究竟是怎样的角色?

「其实,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挖土机司机,还开了整整 8 年!」创立联灯企业的「圣诞树大王」蔡濠任笑道。

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他,因家境贫寒,国中毕业就到工地做学徒,15 岁即升任正式的挖土机师傅,一路做到 1987 年。当时,台湾进入外销黄金期,处处可见门口摆放着货柜的家庭代工厂,「我就常常在想:『家里兄弟姊妹人手这幺多,如果我们也能接个代工来做该多好?』」他回忆。

有一天,蔡濠任在高尔夫球场工作的姊姊,意外听见当时拥有数十间圣诞树代工厂的幽雅企业大老闆胡容铨,正在和球友抱怨着产能满载,单子几乎出不完。当下,姊姊立刻把握机会,上前毛遂自荐:「只要教会我们技术,我们全家都可以帮你代工!」

安稳接单的情况维持不到 2 年,情势骤变,台湾工资与原料直线上涨,促使幽雅决定将生产据点移至中国,一口气带走多间代工厂,选择留下来的,则纷纷转行或倒闭。

接国外「特急单」
吃 6 倍大订单,打开知名度

为照顾家庭而决定留在台湾的蔡濠任坦言,对外窗口一夕消失,让联灯陷入空有技术却无处接单的窘境,「我们只会製造,甚至连研发都没有。」

眼看产线全部停摆,早已入行 2 年的「熟手」,只好弯下腰来,从最源头开始自学。

不会研发树型,他就直接开车到山里,锁定形状最漂亮的几棵树,用纸笔临摹出来,再回工厂土法炼钢,反覆实验枝桠的长度、结构和比例,究竟该怎幺组合,才能如实重现不同树种。「像南洋杉的树干比较细,圣诞树做太高就容易不稳……」边解释,他边翻开纸张泛黄、累积 20 多年心血的设计资料夹,随着年份越近,手绘笔触也由朴拙变得有力。

不知从何找订单,他就频频到世贸和各大展会排队登记,不放过任何展现实力的机会。空转半年后,好不容易有国外订单找上门,蔡濠任一打听,才发现原来是个各大製造厂都不愿接的「特急单」,短短 60 天的交期内,要做出 60 万个圣诞花圈、100 万棵小型圣诞树,规模之大,是他过往订单的 6 倍。以家庭代工厂的规模而言,几乎不可能。

挑战巨型圣诞树
高複杂度,用工地经验完成

「但错过这次机会,我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只能拚了!」他咬牙重新安排产线、分批出货,还请来 60 几个工读生,所有人日夜赶工,最后在 70 天内出完所有的货。这一仗,为联灯在国内贸易商和海外客户间打响自家名号,也从此打开外销之路。因为他瞄準中高价跟小量,不做沃尔玛(Wal-Mart)等通路,产品直接供给美国、欧洲的家饰艺品专卖店,客单价约新台币 8 千元以上,保持了以设计为核心的特色。

相较于稳定的外销订单,内销的可预期性低、须机动交货,相对难度较大;而百货公司、私人企业与政府单位所订製的巨型圣诞装置,又是每年挑战性最高、成就感也最强的项目。

1990 年,百货公司首度找上蔡濠任,请他製作一棵 50 尺高的巨型圣诞树,在那之前,他生产过的最高尺寸是 15 尺。「我当下心想:『哇,这跳得也太快了,大棵树跟小棵树,做法怎幺会一样?』」儘管截然不同的产品线,代表又得从头研发起,他左思右想,仍觉得跃跃欲试,「好,接了!」

50 尺高的圣诞树,大约接近 6 层楼高。除了保有圣诞树材质之外,背后更牵涉到骨架、结构、配电、外观设计等层次,还要注意牢固与安全性,複杂度几乎不亚于一般的建筑。也因此,蔡濠任以当年驾驶挖土机的工地经验,找来各方专家「组队合作」。「台湾盖房子、搭钢骨的铁工很强,就可以拿来用在圣诞树上啊!」他说,从铁工、电工、拖车、吊车、前期美工设计,搭建一棵巨型圣诞树的团队,加总至少有 15 人。

困难处:时间竞赛
造型不重複,节日前得完工

与联灯配合近 20 年的富博工程负责人陈俊雄形容,做百货布置,从头到尾都像在与时间竞赛,因为每家下单时间不一,完工期限却全数压在圣诞节前,「最困难的地方,就是每年造型都不一样,过去经验很难做为参考!」

以台中新光三越为例,光看最近 5 年,就有姜饼屋、宇宙幽浮等不同主题的圣诞树。9 月底拿到设计图后,蔡濠任必须立刻和铁工、电工召开会议,确认设计是否可行,紧接着在工厂展开试做──先搭出整体钢骨,再一层层拆下来填充枝叶和装饰,重新一层层组装好,再由电工出马配电,拉出上百条电线,配置圣诞树发亮时的颜色变化。全数完工后,又再一层层拆开成多等分,分批在深夜载往百货公司,在打烊中的 11 个小时内完成组装。这,不过是一间百货的工作量,而平均每一年,联灯都有 5 到 10 棵巨型圣诞树要製作。

「因为每年做的都不一样,有时候真的难度太高,进度一延后,利润就越来越少,」陈俊雄透露,例如出 1 趟吊车 1 万元起跳,1 辆每小时就加 1 千元,1 次出动 3、4 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连他看了都心急。但是,蔡濠任职人般的个性,让他坚持每层细节都要到位:「董ㄟ绝对不容许青菜(随便)做,他最常说:『答应人家的,亏钱都要做到好!』」

近乎完美主义,也正是他的产品价格是同业 5 倍的原因。比外观,蔡濠任平均每年研发 2 款新树型,例如目前正风行欧洲,形状较不完美,但仿照树木自然生长外观的「仿真冷杉圣诞树」,全台就只联灯有。比材料,他同时能做传统 PVC、仿松针以及光纤等多款材质,必要时还可互相混搭,不仅枝叶展开后更茂密,还兼具环保诉求,主打埋进土壤 1 年,即可自动分解。

「其实,我们找广告公司发包也可以,但联灯的经验比较令人放心,」一名百货公司高阶主管透露。十几年前,台北市政府就曾改由另一家低价厂商搭建圣诞布置,结果时任市长马英九一点灯,就因配电线路有误,导致灯泡瞬间爆裂。

与联灯合作近 15 年的亚居拉家饰花艺负责人纪经仪也透露,她曾在半夜 11 点赴联灯开会,到了工厂,竟看见蔡濠任自己推着轮椅出来主持,原来是在布置巨型圣诞树时摔伤了腰:「他坚持,做生意『诚信』两个字很重要,就是要参与到底。」

梦想搭出史上最高
「让全世界观光客都来看!」

如今,这名 15 岁入行的挖土机司机,已变成年营收初估 2 亿元的圣诞树大王,且坚守「少量多卖」,宁可每年研发大量新品,但每个客户都不提供超过 10 个货柜,也绝不重蹈覆辙,如当年幽雅企业般,承担单一客户占比太高的风险。目前营收比重,外销一般圣诞树约占六成,巨型百货装置约占四成。

「全球低价圣诞树越来越多,但我对台厂的竞争力很有信心,」环顾产线上满满的绿意,蔡濠任发下豪语:「我的梦想,是搭出一棵金氏世界纪录最高的圣诞树,不只台湾人,让全世界的观光客都来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