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黑色集会”无罪释放‧法官裁决考量‧没10天前通知非罪行
时间:2020-06-15 出处:X管生活
(布城28日讯)根据週一出炉的书面判词,人民公正党斯里斯迪亚区州议员聂纳兹米被控于去年5月8日主办“黑色大集会”被庭宣判无罪释放,是因为无法遵照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9(1)条文,提前10天通知警方举办集会,不是一项刑事罪行。以拿督阿里夫为首的上诉庭三司也一致认为,宣判罚款1万令吉的和平集会法令9(
主办“黑色集会”无罪释放‧法官裁决考量‧没10天前通知非罪行(布城28日讯)根据週一出炉的书面判词,人民公正党斯里斯迪亚区州议员聂纳兹米被控于去年5月8日主办“黑色大集会”被庭宣判无罪释放,是因为无法遵照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9(1)条文,提前10天通知警方举办集会,不是一项刑事罪行。以拿督阿里夫为首的上诉庭三司也一致认为,宣判罚款1万令吉的和平集会法令9(1)条文违反宪法。对上诉庭批准聂纳兹米上诉,要求撤销控状的理由,阿里夫、拿督马永贵和拿督哈密苏旦在分别发表的26页至42页不等书面判词中作了阐明。宪法阐明拥和平集会自由三名法官都认为,作为我国最高法律的联邦宪法10(1)(b)条款清楚阐明,所有公民拥有不持械和平集会的自由,即使宪法10(2)(b)指考量到公共秩序和国家安全,个人基本权利会面对一些限制,然而有关限制应属必要性质及合乎情理。不过,对2012年和平集会9(1)条文是否违宪,阿里夫法官却与另外两名法官持有不同意见。阿里夫说,有关集会的法令,指主办者必须提前通知执法当局包括警方等,属于立法事务,而且有关法案当年也在国会经过一轮激烈辩论。他在书面判词中说,据他所了解,提前通知期限已有所减少,他因此不认为9(1)条文违宪及无效。他说,在採取行动时,执法当局务必谨慎考量其动作是否会直接影响宪法所赋予的个人的基本权利,以致公民的个人基本权利将无法或有效履行。聂纳兹米也是公正党前宣传局主任,他因未能于10天前通知警方主办508格拉那再也集会而抵触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于去年5月17日被控上地庭。根据控状,聂纳兹米被指于去年5月8日晚上约8时30分,在雪兰莪州格拉那再也体育馆,身为集会的主办人,没有在集会的至少10天前通知灵市警区主任,抵触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第9(1)条文,并可在第9(5)条文下被控;一旦罪成,聂纳兹米可被罚款最高1万令吉。聂纳兹米曾分别向地庭与沙亚南高庭提出撤销控状的申请,但都被驳回。被告上诉的理由包括当局要求主办者提前10天通知不合理,且针对他的提控属于滥用法庭程序,具有政治动机。被告为雪兰莪州议员,一旦罪名成立及罚款1万令吉,便将失去州议员资格。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2012年和平集会9(1)条文阐明,集会主办者必须在集会进行的10天前,向有关地区的警局发出通知。2012年和平集会9(5)条文阐明,任何抵触第9(1)条文者,可以被判最高罚款1万令吉。马永贵:如禁止自发性集会针对主办集会者必须提前10天通知的法令条文,上诉庭法官马永贵认为,这等同禁止那些属于自发性及紧急性质的和平集会。他在其书面判词中指出,在有关法令之前,当局是援引警察法令27条文来处理集会事务。可是,他说,新法令与和过往不同之处是,即举行和平集会无需再向警方申请集会准证,只是要提前通知,方便与负责警区、利益相关者如附近商家讨论。方便与警方等讨论“对出席者和主办者来说,10天通知都给他们带来不便,也应该被视为不相称,因为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9(1)条文及9(5)条文,藐视公民可自由集会的权利。”“5月8日的集会是一项室内集会,没有任何人被逼出席,参与者属自愿性质,他们面对交通阻塞也没有提出批评。”他认为,与出席者的利益比较,公路使用者和商家的利益较小,当局可以援引其他相关法令包括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刑事法典等对付违法者,而且警察和其他执法单位人员训练有素,可以有效处理类似状况。马永贵也是前律师公会主席,他认为,出席者无罪,而主办者却被控的情况,将让外界把焦点转注在其不一致及不平等的地方。他在判词中援引英国1986年公共秩序法令及澳洲1992年和平集会法令,指相关法令都阐明,主办游行必须提前6天及5天通知,可是,若无法于限期内通告,并不属于刑事罪。此外,一些特定游行也无需给予通知。哈密苏旦:集会法赋予集会权利上诉庭法官哈密苏旦指出,对法律作出诠释是法官的职责,而宪法10条款也没有阐明公民违反所谓集会限制属于刑事罪行。因此,他认为,即使参与集会者有违法行为,刑事法典、刑事程序法典仍可以派上用场。他在其书面判词中说,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赋予每个人参与和平集会的权利,不管集会主办者通知有没有通知当局,该集会已无需申请准证。“除非有关集会不是和平集会,否则主办者有没有提前通知当局,与公共秩序、国家治安利益没有关係。”“当局有必要说服法庭,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9(1)条文及9(5)条文,与公共秩序等课题有关,也不违背宪法10条款,即可以自由集会的精神。”哈密苏旦说,和平集会法令6条文及7条文都阐明参与集会的一些限制,包括必须与当局合作、不可违法等,却没有如法令9(5)条文般,说不遵守就是一项罪行。随着聂纳兹米控状撤销,数名同样面对相同控状的民联领袖包括行动党芙蓉区国会议员陆兆福、公正党班登区国会议员拉菲兹等人,也会援引上诉庭裁决,申请撤销控状。总检察署目前仍未针对上诉庭裁决入稟联邦法院,以提出上诉。‧2014.04.28


上一篇: 下一篇: